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村遇奇事
    那个老者看到凌风二人开口说道:“两位远道而来,进敝舍休息一下吧!”

     这时候刘福张大着嘴,脸上的惊喜从眉毛处开始扩散到整个脸庞,开口说道:“任爷爷...”

     凌风看看那个老者身影,脑海里突然响起了鬼步子的身影,或许他们这段记忆只是萍水相逢,只是在各自的人生经历中增添一些色彩罢了。凌风疑问说道:“你....你们认识??”

     那个老者仔细看了一下刘福,脸上也是露出惊喜开口说道:“小....小福子!”

     刘福拉着凌风的衣服开口说道:“这是以前我们的武师,经常叫我们一些功夫的,他姓任,我们都叫他任爷爷....”

     凌风也是急忙鞠躬道:“任老...”

     任老也是开口说道:“一大把年纪了,不中用了,也就是教这些孩子练练功!”

     “任老,你怎么在这里啊?”刘福疑惑的问道,

     任老开口说道:“我是刘家庄不断被鞑靼袭村,村民们也会为了生存全部搬到了马家堡,我也就跟着来了。”

     刘福脸上也是一阵悲伤的表情开口说道:“狗娃和黑蛋他们还好吧!”

     任老摇了摇头,眼里也是隐隐显出浊泪,开口说道:“咱刘家庄的娃们都是好样的。在鞑靼面前都没有怂过,最后一次鞑靼来的时候,村里毫无防备,狗娃他们几个最先发现的,拦住了鞑靼的骑兵,为村民赢得了喘息的时间,他们几个再也没有回来。”

     这时候刘福握着任老颤抖的手掌开口说道:“任老....你教我武功吧!”

     任老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不是不教你,是因为你杀心太重了,习武之人,应担天下道义,承人间正道,再说我老头子内力尽失,手无提刀之力,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凌风也是看到院子里不少的孩童在奋力的练功,任老也是看到了凌风的眼神开口道:“乱世之中,这些孩子上不了私塾,我就教他们一些简单的功夫防身。”

     在任老的私塾对面,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山丘,临近寒冬山丘上的树木已没有半点绿色,枯黄的树枝随风摇摆,相互摩擦的声音像是妇女的低泣,凌风指着那个山丘开口说道:“任老,那个山丘是都是树木吗?”

     任老开口说道:“应该都是树木,以前村里不少人都去那个山丘捡柴,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偶尔有人在山上失踪,最后左总旗带着一队人去搜了山,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于是大家都不经常去那个山丘了。”

     凌风对着刘福开口说道:“我们去上面看看....”

     刘福头摇的拨浪鼓一般,开口说道:“咱还是别去了吧!万一遇到什么就我们两个......”

     凌风看着刘福一脸胆怯的模样,开口说道:“那行,你在这等我吧!”

     说完之后,凌风直径向着那个山丘走过去,但是没走几步,他听到后面一阵脚步声,转过身子一看,刘福一脸苦涩的跟着凌风后面,凌风开口说道:“不是让你在下面等着吗?你怎么也跟过来了?”

     刘福开口说道:“我也不好意思让你一个人去,再说了你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现什么事儿,回去你身边的那些侍卫不得把我给剁了。”

     凌风笑了笑说道:“你怎么这么胆小呢?”

     “我们穷人家的孩子不像你们,我们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吃顿饱饭,饥饿可以剥夺人的欲望和尊严,说白了我们就是为一顿饭而活着。”刘福说着的时候,眼神里也是涌出了一阵忧伤。

     凌风也不在说什么了,两人并排着沿着一条曲折的小道向着山丘走去,晨阳洒在两人身上,像是沐浴了一阵金色的光芒,旁边的刘福看着凌风侧脸,衣服是一身黑色的上好丝绸,一双眼睛灵动有神,侧脸像是被精致的刀工刻画过一般,他感觉凌风身上隐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桀骜、刚毅、冷酷、玩世不恭......几乎所有的性格特点都能在他身上体现。

     “好看吗?我可对男的不感兴趣.....”凌风头也不回的开口说道。

     刘福开口问道:“我只想知道你是什么性格的人?”

     凌风也是也是来兴致了,笑着开口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京城大吗?好玩吗?你们富家子弟在京城都干什么?”刘福像是一个对整个大明王朝充满无知的孩童。

     凌风微微一笑开口说道:“骑着一匹快马,围着京城跑一圈需要三个时辰....”

     刘福张大着嘴,一脸震惊,凌风接着说道:“京城里酒馆茶肆,街店小铺,杂耍艺人,美食歌姬......应有尽有,京城任何一家青楼的姑娘听说我临至,都是擦脂抹粉,列队相迎....”

     刘福悄悄咽了一下口水开口说道:“生在京城真的好....”

     凌风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京城就像是一座大的繁华牢监,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为什么要出来啊?”刘福眼神都是质疑,一脸不解的问着凌风。

     凌风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小的时候凌风可以和两个哥哥一起去习武堂,但是自从的两个哥哥踏入军营以后,父亲把他一把从习武堂拉出来,塞给他一大把雪花银,让他随意挥霍,从此京城之内多了一名浪荡公子哥,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成为了凌风最基本的生活格调,有的时候凌洪运也会让凌风去学习凌家枪法,但是只教其皮毛,不教其精华,以前凌风以为父亲不想让自己从军,因为战场无情,怕自己的三个儿子从军之后有个三长两短,凌洪运这一族脉后继无人了。

     现在凌风逐渐明白了,因为他们头上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威严皇宫,天威悬顶!凌洪运也明白,现在的大明不是以前的大明了,任何对天威的挑战都会被抹杀,天子脚下的凌家任何一举一动都将引起无数人的关注,所以凌家只能弱,弱到一吹即垮的程度才能更好的生存,凌家做到了,凌战和凌云两人迈入军营第一年沧州叛乱,两兄弟两杆长枪带着两百铁骑一月平叛,第三年敌寇犯边,两人再次披坚执锐,追杀敌寇数十里,斩敌首级数千人,任何人提起凌家铁骑都是仰望帅旗,俯身称赞,但是凌战和凌云的战绩从未出现至皇案之上。

     “你们两个干什么的?”凌风两人正在走着,一声大吼,让凌风两人挺住了脚步。

     一个身材魁梧,手提砍柴刀的男子拦住凌风两人的去路,这时候刘福吓得急忙后退一步,凌风脸色倒是镇定,开口说道:“这位大哥,我们也是到处转转....”

     那个男子听到凌风的话之后,立刻警觉了起来,吃惊的说道:“京城口音?”

     凌风一听也是一愣,这是凌风的目光落在了那个男子的衣襟之上,那个男子外面虽然是麻布衣服,但是凌风看到里面套着的衣服之后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那个男子并没有看到凌风眼神里的阵阵波动,继续问道:“你是从京城来的....”

     凌风拿出一个腰牌开口说道:“我是新上任的百户使....”

     那个男子一脸惊愕,急忙大声的喊道:“都出来,新上任的百户使大人来了....”

     大约十几个人从山丘的枯树林中钻出来,他们都是一身的麻布衣服,甚至连衣服的样式都几乎一样,他们跪在地上开口说道:“草民参加百户使大人....”

     “你们都起来吧!”凌风急忙开口说道。

     “谢谢百户使大人,我们也是抽着空闲时间捡点柴,以贴家用...那要不要我们带百户使大人到处转转?”那个男子说完眼神在凌风和刘福两人身上瞟了瞟。

     凌风开口说:“这倒不用了,我们也是随意转转,既然你们捡柴,那你们捡吧!注意安全!”

     “是是是.....谢谢百户使大人....”

     凌风和刘福慢悠悠的又走了下去,刘福开口说道:“吓死我了,一大早就来捡柴,这群人脑子不正常....”

     凌风听到之后也是摇了摇头,脸上尽是严肃之色。

     看到凌风和刘福走下去,那群也是慢慢站起来,一个青年开口说道:“毛还没长期就来就来当百户使了?”

     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开口说道:“听他的口音也是京城的。”

     另一个人说道:“大人....要不要我们派人去查查他的底细?”

     那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开口说道:“京城之中一来一回最快也需要一个半月,马头堡的兵士归凉州卫管,你明天去一趟凉州,打听一下这个新上任的百户使。”

     “是大人....”

     那个小胡子男子对着拦住凌风他们去路的那个男子开口说道:“他们没有发现什么吧?”

     那个男子开口说道:“没有....我一看到他们就拦住了,屁大的孩子,能发现什么啊?”

     小胡子男子开口说道:“都给我打起精神,要是这件事做不成,大家的脑袋都得掉....”

     “是....”所有人都抱拳称道。

     凌风和刘福两人从山丘下来之后,直接回了军营,凌风看到一个凌家卫士开口说道:“卫凌叔叔呢?”

     “少爷....卫大人在房间里.....”

     凌风推门而入,卫凌站在房间内,面前墙壁上挂着一幅简略的地图,见到凌风推门而入,卫凌开口说道:“少爷,你不是出去了吗?”

     凌风把门关好,小声说道:“卫凌叔叔,我看到锦衣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