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诡异血迹
    凌风走到陈氏住的房间到时候,卫凌和赵金两人已经在屋里了,不少人围在门口伸着脖子往里看,看到凌风来,赵金也是很生硬的说道:“见...见过百户使大人...”让他对着一个少年鞠躬施礼,他一时还真的没有适应过来。

     凌风也是不在乎这些,开口说道:“什么情况?”

     这时候卫凌把被子掀开,陈氏的尸体躺在床上,脸上满是惊恐,卫凌开口说道:“根据陈氏尸体的温度和僵硬程度,她遇害的时间大概在寅时左右,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但是在陈氏的脖颈处有一个明显的针孔。”

     凌风顺着卫凌手指的地方看过去,在那个地方果真有一个血点,凌风伸手按了按,疑惑的开口说道:“要是真的有针的话,能感觉出来的啊?我怎么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啊?”

     这时候卫凌的眼神也是严肃了起来的,他伸出手也是往那个血点处摸了摸,然后用用力摁了一下,一滴血迹从陈氏脖颈上的针孔处渗出来,不过血迹是紫黑色的,卫凌眼神大惊,赵金也是开口说道:“中毒而亡!”

     凌风却是第一次看到卫凌这么严肃的去观察一样东西,凌风开口说道:“怎么了?卫叔叔!”

     卫凌小声的说道:“这是冰魄断魂针....”

     赵金脸上也是出现了惊讶的神色,凌风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青手教的密门绝技......”

     凌风挠了挠头开口说道:“青手教又是什么?”

     赵金开口说道:“我小的时候好像听我爹说过,好像是魔教.....”

     卫凌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对....青手教曾经是江湖中的大门派,他们以炼制暗器和使用暗器而闻名江湖,他们使用的暗器大多是淬过剧毒,其门下也培育了很多暗器高手,鼎盛的时候玄冥榜前二十名,其中八名出自青手教之中,他们所炼制的暗器也曾经一度和唐门平齐平坐,因为青手教的宗门就在凉州大山中,江湖中称蜀中唐门,凉州青手.....”

     “玄冥榜是什么?青手教我怎么也没听说过啊?”凌风突然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未知的孩童,对什么都不懂。

     卫凌耐心的解释道:“玄冥榜是一个江湖杀手榜单,凡是能挤上玄冥榜人都可以称为江湖高手,他们凭借身份可以得到武林秘籍和财富,他们身份甚至可以影响朝廷,三十年前,凉州地区不断有满月的小孩儿失踪,这时候江湖上不断传出青手教是用小孩子的五脏做原料,炼制毒物,后来所有门派派人清洗青手教,那些日子凉州血流成河,陈尸遍野,据说青手教已经灭门了,冰魄断魂针使他们青手教的密制暗器,这种暗器今日人体之后会融化,毒物进入人体血液,几乎无药可医,而这种暗器更是在江湖中绝迹了近三十年,今天竟然有人使出来了....”

     凌风开口问道:“那没想到玄冥榜如此厉害,对了,怎么辨别那些玄冥榜中的江湖杀手呢?”

     卫凌悄悄的把陈氏面前的被子盖好,开口说道:“这些杀手的身份极其隐秘,他们留在江湖中的只有称谓,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的,他们有可能是某个门派的掌门人,也有可能是一些市井小贩....”

     凌风开口说道:“晚上值守的小旗长是谁?”

     一个矮小的男子跑过来,单膝跪地开口说道:“参见百户使大人....”那个男子松拉军服套在瘦弱的身体上,风大一点就有可能把他吹倒。

     但是凌风也没有计较那么多,开口说道:“昨晚你们值守在什么时辰?”

     那个男子开口说道:“大概今天辰时左右,我见这屋的门开着呢,就走进来看看,发现她躺着床上,我喊了两声没动静,走到床前一看,她已经死了,我就急忙跑出来喊人,恰好碰到卫凌大人,后面的事情就是这样了.....”

     “昨晚有没有什么动静?”凌风开口问道。

     那个男子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没有.....我们昨晚一直巡防到天明,没发现任何情况。”

     “行了....你下去吧!派人把陈氏的尸体埋了。”凌风摆了摆手,离开房间,走到外面吸了一口寒冷的空气,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下。

     出了这档子事儿,凌风也是没心思吃早饭了,跟卫凌交代一下,把刘福从被窝里拉出来就去村中溜达去了,卫凌跟着凌洪运南征北战,统领过数万人马,对于马家堡的防务也是得心应手,凌风把事情交给他也是一万个放心,这就苦住了刘福,从暖暖的被窝被凌风生生的拽了出来,嘴里一阵抱怨。

     两人年纪相仿,正直少年,俗话说人靠衣服马靠鞍,凌风的衣服那是上好的绸缎做的,而这里的百姓穿的都是粗布麻衫,补丁都叠了好几层了,两人走在村中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这是刘福脸上的抱怨也是一扫而光,兴奋的对着凌风开口说道:“那啥...,刚才有好几个小姑娘都在偷偷看我呢!”

     凌风头也不回的开口说道:“我叫凌风,不叫那啥!”

     刘福嘿嘿一笑,开口说道:“我知道,凌大少爷...你还别说,你的衣服穿起来真舒服,我这辈子还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呢!”

     凌风开口说道:“穿身衣服就觉得自己英俊逼人了是不?”

     刘福急忙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们是百姓,哪像您是京城的公子哥,眼界自然和我们不一样,在我们这里,就您这一件衣服,就能换回两个小姑娘当媳妇。”

     凌风惊讶的说道:“人竟然没有布料值钱?”

     “战时人命贱.....”刘福故作老道的说道。

     “战时?”凌风更疑惑了:“我父亲说我们大明已经三年无战事了。”

     刘福脸上一阵无奈,像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通的感觉,开口说道:“皇帝那个不希望自己在位期间国泰民安啊!你要是整天说边关敌袭,百姓死伤,那些当官的就是有九个脑袋也都被皇帝给砍光了,所以只要边关不失守,其他的就能瞒就瞒了,百姓的死活根本就没有人管。”

     凌风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刘福小声说道:“现在正是鞑靼袭击的好季节。”

     “为什么啊?”

     “因为现在草木枯死,放不成牧,他们就会入侵我大明边关抢夺百姓的粮食和牲畜。”

     听到刘福的话,凌风也是暗暗握了握拳头,他们两人在村中走了一段时间,抬头一看前面的院落是王仁的庭院,凌风开口说道:“我们去看看.....”

     刘福开口说道:“去哪里干嘛?死过人的,多晦气啊!”

     “哎哎哎.....”刘福被凌风一把拉着衣领,拽了进去。

     刘福看着周围烧焦的墙壁,一会儿蹲下来,一会儿站起来摸摸,刘福开口说道:“凌大少爷,你这是在找什么啊?有金子吗?”

     凌风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刘福说:“你不觉得奇怪吗?你看这些墙壁上深褐色的东西。”

     刘福听完走到凌风身边看着墙壁上确实有一块块深褐色的斑块,他用手摸了摸并没有什么感觉,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

     凌风开口说道:“这是血迹受过高温之后的模样.....”

     “啊.....”刘福急忙把手往身上抹了抹,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上好的绸缎,又急忙去拍打衣服,生怕弄脏了。

     刘福不满的开口说道:“你怎么不早说?对了,墙壁上怎么会有血迹呢?”

     凌风开口说道:“我也是想问呢?恐怕王仁的死没有这么简单.....”

     刘福看着满园荒芜的情况眉头也是紧皱,刘福开口说道:“昨天那个叫苟乱的人,好像说过王仁家里被烧的时候好像天气还下着大雨。”

     凌风若有所思的在庭院内转了几圈,也是走了出去,他们一路上看到不少人寻常百姓的生活状况,这对穷苦的生活凌风冲击是很大的,他们走到村口的一个大院内,里面有不少孩童儿传出喊声。

     由于院落的墙很低,凌风他们看到院子里有五六个八九岁的孩子正在练功夫,他们身上都穿的破破烂烂,相比都是一些穷苦人家的孩子,在前面一个接近六旬的老者正在喝着茶,他背对着凌风二人,虽然身上的麻布有许多补丁,但是却比村里的那个农户干净了许多,凌风他们刚刚驻足,那个老者立刻转过头看了看凌风二人,凌风暗叹一声好厉害的反应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