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陈氏被害
    看到那个军官倒在地上痛苦的模样,不少人都安静了许多,也有一些士兵慢慢的从屋子里面走出来,凌风看着高台之下耸拉着头,不少人身上还隐隐飘出来一些酒气。

     凌风开口说道:“左右总旗在哪儿?”

     看着下面无人应答,凌风看了一眼左侧第一间房子,开口说道:“卫叔叔...麻烦你把我的左总旗大人请出来吧!”

     “是....”卫凌一拱手,抬腿直奔左边的那一间屋子。

     “嘭.....”卫凌招呼也不打一脚踹开了屋子的木门,看到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正在床上躺着,拿着一块儿抹布擦拭着明亮的刀片。

     “这人要惨了,左总旗的功夫可是三个人都近不了身的....”

     “这可不一定,一看他们来的这些人也不像善茬....”

     .....

     正当周围下面的士兵议论纷纷的时候,两个人影一前一后从屋子里走出去,赵金在前,卫凌在后,但是赵金的脖子上有一把明晃晃的刀片,胸口的衣服上还有一只乌黑的脚印。

     凌风脸上丝毫不意外,开口说道:“你就是左总旗赵金是吧?”

     “是....”赵金脸上也是丝毫不在乎,脸上尽是执拗之色。

     凌风开口说道:“身为军官,知不知道巡逻守夜?身为军官纵送容下属饮酒,置大明律法于何地?”

     凌风转头问卫凌开口说道:“按照大明律法,军官擅离职守该当何罪?”

     卫凌开口说道:“军杖二十.....”

     “来人...执刑!”

     这时候不少人脸上都变色了,苟乱开口说道:“回百户使大人,今晚是轮到右总旗下面的人值守。”

     凌风深思了一下开口说道:“隶属右总旗的小旗都有谁啊?主动一点站出来....”

     几个穿着军官衣服的人走了出来,一个人献媚的开口说道:“百户使大人,今晚特殊原因,于是....”

     “什么原因?”

     “天冷...”

     “天冷就不打仗了吗?天冷敌人都不会来进攻你们吗?今晚谁值守?”那个人还没有说完,凌风就大声呵斥道。

     凌风的声音落下之后,所有的人都是把目光投向了在高台之下的那个军官,这时候凌风也是明白来了,他从高台上走下来,蹲下看着那个军官开口说道:“是不是今晚你要值班啊?”

     那个军官脸色一阵苍白,开口说道:“大...大人,小的错了。”

     凌风站起来摆了摆手,两个凌府家卫把那个军官从地上拉起来,摁在高台之上,一个家卫也是从房屋的角落处拿出一根军棍,毫不留情的那个军官的背部砸了下来。

     “啪....啊.....”一声声惨叫在夜空中回荡,不少人心里都是暗暗发寒,这时候赵金看着高台之上的这个少年,眼神竟然有了一丝柔和之意。

     二十军棍下来,那个军官已经昏迷了过去,凌风开口说道:“给大家这个见面礼我也是没有想到,但是我到这里突然响起了四个字——酒囊饭袋!”

     凌风的眯着眼睛看着下面的士兵,不少人都把头悄悄的低了下去,赵金看着凌风如尖刀般的眼神,后背也是阵阵发凉,他实在想不到一个少年竟然有如此犀利的眼神。

     凌风开口说道:“赵总旗,今晚带着你的人跟着我去城墙上看看如何?”

     赵金惊讶的问道:“你..大人不休息吗?”

     凌风接过一个厚厚的披风披在肩上,开口说道:“就你们这城防,我怕我晚上被人砍了!”

     “没事的...鞑靼已经有很长时间不见踪影了。”苟乱在后面小声的说道。

     凌风转身笑着说道:“你敢保证今晚他们不会来吗?”

     苟乱看着凌风的笑容,急忙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面前的这个少年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凌风也是拍了拍苟乱的肩膀开口说道:“把我的人安排好...今晚就不拉着你去城墙上受罪了。”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苟乱听完之后,心里大为感动,差点给凌风跪下了。

     其他的人都没有这么幸运了,被凌风全部拉了出去,苟乱看着一群人走在冷风中冻得直嘚瑟,心里一阵暗爽,“小旗大人,还是跟着您好...我们全部沾了您的光。”二狗也是得意着拍着马屁,十个小旗只有苟乱一个小旗被留下了,这大冷天的不用去巡城却是一种幸运。

     “别在这站着了,去给远道而来的兄弟们弄点热水,收拾一下房间....”因为凌风走的时候只有卫凌陪着,剩下的凌家卫士被全部留了下来,他们从京城出来已经整整一个月了,这一路上护卫凌风安全,着实辛苦,于是凌风这次也是让他们提前休息。

     凌风带着人一群人登上城墙,看着城墙上还有不少枯死的草木。凌风摇了摇头,他实在没有想到身处边关要道,防守士兵竟然这么懒散,凌风开口说道:“给我说说你们边关的情况吧!”

     赵金看了看身边的卫凌,开口说道:“我们这里防地虽说是十里,但是实际的需要我们防守的地方只有面前这座城门,因为城墙是克制鞑靼骑兵最好的利器。”

     凌风开口说道:“是不是我们这前面就是鞑靼的地界了。”

     赵金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不是,前面五里之内还是我大明的国土,因为这个地方易守难攻,所以我们在这里建了城墙。”

     凌风摸着冰冷的石头,心里也是阵阵波动,一个月前他还是京城内的著名的四大少爷,在京城之内穿的是金锣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日子好不潇洒,而如今自己站在大明的边关,寒风凛冽,霜雪遍野。

     “马...马大人....不好了!”一个穿着士兵服饰的男子,大叫着跑进一个府邸之中,府邸门高三丈有余,朱漆黄瓦,门前两个石狮威风凛凛,这座府邸是马家堡最气派的大院,没有之一。

     “咋胡什么呢?大半夜的.....”一个膀大腰圆的男子刚刚从一间侧房内走出来,里面隐隐约约有个女子在低声啜泣,这个男子正是马山泰,马家堡只手遮天的人物,也是军中的右总旗。

     “小....小旗长何豹被打了.....”

     马山泰一把抓住那个男子的衣领开口说道:“被谁了?”脸上的愤怒黑夜都掩饰不住。

     “被....被那个新来的百户使.....他虽然是个黄毛小子,但是他身边带来的人好像都不简单,连赵金也被从房间里押了出来.....”

     “一个黄毛小子?身来头?”马山泰脸上有点吃惊了。

     那个男子急忙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大概有十五六岁的模样,而且我看到王仁的娘陈氏被他们带会了营中。”

     这时候马山泰脸上的怒色更重了,开口说道:“早就说过陈氏始终是一个祸害,本来百户使是我的位置,没想到上面居然派了一个黄毛小子过来。”

     “大...大人,那现在我们怎么办?”那个男子看着马山泰脸上怒气,小声翼翼的问道。

     马山泰思考了一下,脸上露出狠色,小声的在那个男子耳边交代了一下,那个男子顿时脸色大变,开口说道:“大...大人,这样不好吧!万...万一.....”

     “照我说的做.....”马山泰厉声呵斥到,很明显他的心情很不好。

     “是是是....”那个男子也是不敢再多说话了,急忙点头。

     马家堡几乎一半都是军户,军户就是忙时为农,战时为兵,军户世家享受朝廷的津贴,一般都是负责守卫边关地区的安全,充当门户的,他们一般是携妻带子的生活在边关地区,这种地方一般有一个百户使统领,这样的百户使不但有兵权,而且还有行政权,再加上山高皇帝远,说是土皇帝也不为过,很幸运也很不幸,凌风就是成为了这样的百户使。

     凌风晚上基本了解了大致的情况,部署了一个小旗值守,也就回营里面睡觉了,一个月的以来的颠簸行顿,让凌风这个大户少爷也是吃尽了苦头,他巡视之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倒在床上就大睡了起来,这一夜寒风呼啸,但是凌风却是睡得异常的香甜。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让凌风睁开了疲倦了双眼,刺眼的晨光让凌风下意识的眯着眼睛。

     凌风开口问道:“谁啊?”

     “百户使大人....我是苟乱,陈氏昨晚被害了,卫副使让您过去一趟.....”苟乱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凌风听到之后,睡意全无,急忙套了一件衣服跟着苟乱向着陈氏住的房间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