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祸起岩城
    凌风也是悄悄的用余光看了那个戴斗笠的男子,凌风几人并没有声张,饭菜来了之后凌风一行人快速的吃过饭之后就回房间,几天不间断的赶路让凌风也是感到身心疲惫,简单的洗漱之后凌风倒在床上昏昏睡去,等到午夜时分凌风腹部阵痛,凌风迷糊着眼裹了一件厚袍走了下去,秦家客栈的茅房在后院,几个昏暗的灯笼随风摇动着,打着哈欠从茅房出来,突然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让凌风睡意全无。

     “这次任务是什么?”一个浑厚的声音开口说道。

     凌风悄悄的蹲在一辆马车后面,在不远处的楼阁上有两个人小声着谈论着,凌风闭气凝神,头伏在马车边缘努力的听着他们说道每一个字。

     “薛家镖局、薛玄!”另一个男子惜字如金。

     ”一个镖师也上黑榜?”

     “这次任务紧急,明天落日之前薛玄必须要死,不然就算任务失败!”

     “薛家镖局离这里就有三天的路程,明天晚上就要交任务,真是可笑!”

     “薛玄不在薛家镖局,而是外出押镖了,他们压的这趟镖明天会路过伏龙山...”

     “我知道了....”一个男子带上的斗笠,一跃而下快速的消失的黑夜之中。

     另一个男子也是从阁楼上一跃而下,凌风长出一口气,手脚冻得冰冷,正要起身,一个黑影急忙压着凌风的肩膀开口说道:“先别动。”

     凌风转过头,”卫凌叔叔....”卫凌急忙捂住凌风嘴,这时候刚刚跳下去那个戴斗笠的男子,又出现在另一边,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凌风和卫凌他们恰好在一个视野死角,所以那个男子也是并没有发现他们,看到并没有什么情况,那个戴斗笠的男子再次离开。

     凌风心里暗暗惊出一身冷汗,要不是卫凌及时提醒自己,恐怕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卫凌松开捂着凌风的手,凌风开口说:“卫凌叔叔,你怎么还没睡啊?”

     卫凌开口说道:“我也是刚刚出来,准备去茅房。”

     凌风开口说道:“他们是一些什么人啊?”

     “一些江湖杀手....天气冷赶快上去吧!江湖上的事我们不好参与!”卫凌拍了拍凌风的肩膀,转身去了茅房。

     凌风看着卫凌的背影,心中流出一丝暖意,因为他知道卫凌并不是刚刚出来,而是为了保护自己已经在外面很长时间了,一个半夜出来上茅房的人,不会头上有一层淡淡的白霜。

     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岩城的街道上都已经响起了阵阵的马蹄声,这些南来的北往的行客们开始为岩城唤起了一天的活力,凌风一行人洗漱吃过早饭之后已经是辰时左右了,收拾停当之后凌风仍然没有见刘福来,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转身踏上马车。

     马车晃动又开始了新的路程,凌风进入马车之内并没有坐下来,而是半蹲着,闭上眼睛随车晃动,脚缺纹丝不动,这种锻炼平衡力的方法也是凌风在路上琢磨出来的,因为鬼云步的开篇就写到:身似疾风,心如磐钟,步履间伐,心随物动,天地万物,平衡为重,武之根本,重在内功,闻鸡起舞,万功可成,欲为王者,必承冠重。

     “等等....停下...”凌风一行人刚刚准备出岩城,两个穿着军袍的士兵拦住马车。

     卫凌勒马停下,“何事?”卫凌惜字如金。

     “呦呵...还挺嚣张,我们小旗大人说了,现在军备要紧,你们的马不错,你们十个人竟然有一辆马车十五匹上好的骏马,真是暴殄天物,我们要征用你们五匹马。”那个两个士兵拍了拍马身子眼里宛若看到了心爱的女人。

     大明军律规定,守城的士兵一般不配发马匹,战马几乎都被派发到边境,再加上朝廷对马匹管理十分严格,所以马匹只有大户人家才有,良好的骏马在民间更是少之又少,因为路途遥远,卫凌他们多带几匹马途中换骑,凌风他们这些骏马对于这些守备的官兵,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我要是不同意呢?”卫凌根本都没有把这些士兵放在眼里,要不是他们拦住去路,估计卫凌根本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这时候不少人都驻足观看,一个少年从人群中跑过来,拉着那两个士兵的衣袖恭敬的说道:“两位军爷,出门在外,路途遥远少了马匹可不行,您高抬贵手。”说完悄悄的塞给那两个士兵一些碎银,这个少年正是刘福,他的碎银还是凌风昨晚赏给他的。

     凌风从马车上走下来,那个两个士兵见马车是一个士兵,心中更加放心,这无非是大户人家的公子,涉世未深很好吓唬的,一个士兵光明正大的把碎银放进衣襟之中,开口说道:“看在福子的面子上,少征一匹,我们要四匹就行了。”

     凌风笑着摇了摇头,这时候刘福跑过来开口说道:“少爷,这群当兵的惹不起啊!前天一个富家的公子爷,也是违抗了军令,被直接砍了,头挂在城墙上悬了三天。”

     “刘福你觉得我好吗?”凌风对着刘福开口说道。

     “少爷,您肯定是个好人!”刘福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

     凌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但是眼里却未起波澜,这种冷静和成熟让刘福感到后背阵阵发凉:“那你觉得我好欺负吗?”

     刘福眼里露出阵阵不安,但是只是一瞬间闪过,随机刘福笑意再次涌上脸庞,凌风一把匕首直接顶住刘福的喉咙,开口说道:“你觉得我是傻子吗?”

     刘福向后退了一步开口说道:“少爷....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官民勾结,欺压商客....”凌风慢悠悠的说道,听到这里刘福眼神开始有点慌了。

     这时候两个士兵握紧长矛,开口说道:“私伤人命,按律当斩...”

     凌风把刘福往后一推,一个卫士直接摁住刘福的肩膀,刘福感觉自己的肩膀像是被锁住一般,这种训练有素的擒拿技巧让刘福心里暗惊。

     凌风走上去,“欺压百姓,按律死罪,你们仍然活着,是军纪不严还是对我大明律法不敬啊?”

     那两个士兵顿时哑口无言了,一队士兵手握长矛把凌风一行人围住,凌风看了一眼,正好是十个士兵一个军官,那个军官不用说就是他们口中的小旗大人,小旗是明朝最基本的作战单位,一队小旗一般是十个士兵,小旗上面是总旗,总旗管辖五个小旗,一个总旗是五十六人。

     “看起来这位小公子对我大明律法挺熟悉的啊,知不知道骏马要征用的啊?”一个带着木制腰牌的军官走过来冷笑一声说道。腰牌一般只有军官才有,这种腰牌是身份的象征,大明律法规定,军营之中出入必须有腰牌,不能不带和转借,一经发现军纪严惩,借者与被借者同罪。

     “要征用也轮不到你们征用啊,士兵私自征用民物,是有罪的。”

     “哈哈....在这岩城之内谁能定我的罪,你能吗?小娃子!来人,把他们押回去!跟我谈大明律法,我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大明律法!”那个小旗军官十分嚣张的说道。

     两个士兵去拉卫凌的衣服,想把卫凌拉下马,卫凌一脚踹在那个士兵的胸脯之上,那个士兵顿时像是大虾一般,捂着腹部倒下去。这时候凌府家卫纷纷下马,把凌风保护起来。

     “呦....真有不怕死的!”那个小旗军官,见到卫凌动手,也是冷笑一声。

     “这群是什么人啊?敢在岩城和这些当兵的动手...”

     “穿着军袍却欺压来往商客,这些当兵都不是好东西...”

     “看这些是有些来头的....”周围的商客都是议论纷纷。

     “动手...这些人要造反,就地正法...”那个小旗军官心中暗乐,平定叛乱又是一大功。

     一个士兵握着长矛,对着卫凌刺了过来,卫凌快速向前跨出一步,一拳打在那个士兵的肩膀之上,那个士兵整条手臂都麻木了,手里的长矛也是脱手了,卫凌另一只手接过长矛,往后一甩,长矛呼啸而过,直接刺穿那个小旗军官的喉咙,插入城墙之上,那个小旗军官眼睛瞪大大的,尸体散发着余温。

     所有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刘福眼里开始真的慌了,身体阵阵发抖,毕竟还是一个少年,凌风也是没有想到卫凌竟然好不犹豫的把那个军官给杀了,对于这种这种血腥的场景凌风还是有点不适应,急忙转过头,尽量不看那个小旗军官的尸体。

     周围的士兵见状都是相互望了望,不敢靠前。卫凌开口说道:“三少爷,上车吧!”

     凌风点了点,对着押着那个刘福家卫说:“把他押上车。”

     刘福急忙开口说道:”少爷,饶命啊!”

     凌风转头说道:“再喊我现在把你杀了。”

     刘福听到之后,急忙点了点头。凌风他们要走,一大队士兵蜂拥出来,“杀了我大明军官,就想走,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一个厚重的声音在城墙上面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