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8第十八章 杀手
    “啊!”

     申公巫灵刚回到家里就听到了一声尖叫,“月儿!发生什么事了!”二话不说申公巫灵就踹开了门。

     “房东!房东!老鼠,有老鼠……”浴室里南宫月抱着申公巫灵的胳膊惊慌失措地叫着。不过这可苦了申公巫灵,看着南宫月湿漉漉的胴体,申公巫灵顿时就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然后两道血柱就从鼻孔里彪了出来。“啊,房东你怎么了,没事吧!”南宫月一脸关心的询问着申公巫灵。

     “啊!呃……月儿,对不起,我没事,我马上出去……”申公巫灵仓皇逃出了浴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申公巫灵一脸的呆滞,满脑子都是南宫月的身影……“申公巫灵,你在想什么,你怎能有这么禽兽的想法!”甩了甩头,申公巫灵企图甩掉脑子里的可耻画面。

     不一会儿,南宫月从浴室走了出来,看着正在狂甩头发的申公巫灵嫣然一笑,其实他没有怪申公巫灵的意思,女孩子哪个不怕老鼠那脏乎乎的生物,不过他没有想到申公巫灵反应那么大。

     “月儿,你出来了,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那一声尖叫确实是吓到申公巫灵,不仅吓到了申公巫灵还吓到了躲在院子外面的一棵大树上的黑衣人。

     “对不起啊,房东!”

     ……

     晚上,睡不着觉的申公巫灵点起一根烟,站在窗前思考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忽地申公巫灵眼睛一沉,不动声色的合上窗帘,捏起一把军刺,一个阴阳遁,消失在原地。

     “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有一种强烈的不安!”躲在树上的黑衣人自言自语道。

     “因为这是死神的召唤!”

     “谁,是谁!”黑衣人全身的汗毛都竖起了,已经有人靠近了自己而自己却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这表示,如果那个人想杀自己,现在自己已经死了!

     “我是谁!先告诉我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说着申公巫灵走了出来,其实他早在踏入家门的时候就有一种被注视的感觉,只是迟迟不能找到目光的来源,不过,注定这杀手今天不会成功,申公巫灵在拉开窗帘的时候终于发现了蹊跷之处。

     “哼,做什么,当然是杀人!”说着那黑衣人就杀了过来。也是,如果只知道废话的话也就不可能成为杀手了。

     “杀我!看来我沉寂了几个月,外界都忘了我衰神的名号了吧!”申公巫灵很生气,十分生气,作为一个杀手,他竟然被人打上家门,这绝逼不能忍!不过申公巫灵没有料到的是在他自报家门之后,那个扬言要杀他的家伙竟然跑了……

     “什么?衰神!风紧扯呼!”黑衣人不得不跑啊,他怕啊,他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倒霉,随便接了一个任务竟然就遇到了整个杀手接都不愿遇到的人物,只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现在逃已经有点迟了。

     “嘿嘿……逃!”申公巫灵一个遁法瞬间出现在黑衣人的面前。

     “衰神,你我同为组织的人,你不能杀我!”走投无路的黑衣人只能拿组织的规矩来威胁申公巫灵,希望能令申公巫灵投鼠忌器。

     “呵呵!组织,杀你!你说笑了,不是我杀的你,你是意外死亡的,况且你以为你拿组织要挟我就有用?真是可笑!”申公巫灵阴恻恻的对黑衣人说道。

     听见申公巫灵的话,黑衣人顿时想起了杀手界里的一些关于“衰神”的传言:“衰神这家伙,没人知道其来历,亦没人知道其行踪,只知道这家伙是八年前出道的,刚出道就杀死了当时杀手排行榜上第十的杀手,从此以后他就替代了第十的位子从未动摇。关于衰神的传言还有最奇葩的一点,那就是他虽然是一个杀手,但是却没有亲手杀死过一个人,死在他手下的人都是在和衰神对阵的过程中莫名其妙的意外死去的,有被石头砸死的,有被火烧死的,有淹死的,有噎死的,还有上厕所掉粪坑的……反正死法是千奇百怪,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仍然永保杀手前十,如果单说杀人数量的话,恐怕榜上第一的杀手也是远远不及的!”一想到这些,那黑衣人顿时就快哭了,不过他也知道此时求饶也是没用的,所以他打算拼了,这样至少还有一丝机会“衰神,我跟你拼了,今天我就看看你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呀!”黑衣人喊了一声就向申公巫灵扑了过来,可是跑着跑着,哐……嗵!那黑衣人就被忽然摔倒了,然后他反拿着的匕首就好巧不巧的正刺入心脏!“哪来的砖头?!”临死之前,黑衣人带着疑问的语气问到,也不知他问的是谁,是老天爷,还是申公巫灵!“咦!不因该啊!话说,我现在已经是半步筑基了,况且还修炼了阴阳遁,这等货色应该伤不到我才对,怎么这一次老天爷这么好!”申公巫灵也很疑惑,于是他就带着好奇去查看那黑衣人的尸体了……“卧槽!液体炸弹,没想到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拼命,这是要同归于尽啊!还好,还好!”看着手里的一小瓶淡蓝色液体申公巫灵一脸的后怕,“话说,这东西还是稀奇货啊,可不能浪费了!”本着节约资源的态度申公巫灵把那小瓶子装在了口袋里,然后又掏出一个小黑瓶子,往那尸体上到了一点不知名的液体,神奇的事情出现了,那黑衣人的尸体尽然就那么一点点的消失了!

     看着完全消失的黑衣人,申公巫灵收起小黑瓶,正打算回去,不过在他抬腿的瞬间他又转过身往远处的小丘看了一眼,“难道是我的错觉!”带着疑问申公巫灵离开了,不过小丘后面的人可就不那么的幸运了,“呼!这小子,真是个怪物,那一瞬间老头差点吓出声来,那是怎样的一双瞳子啊,不行,必须得报告家主!”说着,老头子弯着腰逃也得离开了原地。

     “哼!走了吗,要不是看你没有什么恶意,你早和那个人一样了!”站在窗边,看着毫不掩饰地逃跑的老头子,申公巫灵自言自语难道。

     “看来以后的日子不会平静了,唉!也许我本就不适合平静的生活吧!”猛吸了一口烟,申公巫灵望着天上璀璨的星光呢喃着……“看来月儿的身份也不一般啊,今天那个杀手明显是来杀月儿的,结果莫名其妙的被我撞见了!那个老头子的目标似乎也是月儿,只不过好像没有什么恶意……算了,不管他了,只要别惹到我,你们爱咋咋地!”

     “……家主,情况大致就是这样!”X市郊区的一座庄园里,一个两鬓微白,身形微胖的唐装男人正仔细的听着身后一个弯着腰的老人的叙述。

     “王伯!你觉得那个那青年……怎么样!”沉默了半天那唐装男人神色平静地询问了身后的人一句。

     “呃,很强,很神秘!”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秉性如何?”

     “秉性嘛!他是小姐的房东,好像对小姐还挺照顾的,看起来不似什么大奸大恶之人!”

     “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吗!”唐装男人的口气不只是疑问还是思索,那老头也就没有擅自接话。

     ……

     “王伯,还得麻烦你继续暗中保护月儿,至于那小子,先不管他!”

     “家主你叫我保护小姐,其实是想让我监督那小子吧,毕竟说起保护还是那小子更厉害,呃!方便一点!”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王伯!”那唐装男人微微一笑说道。

     “不知道家主是什么打算,不过有些话,我还是得说,对于那小子,我觉得还是拉拢的好,切不可……”老头子有点担忧的说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只不过家族中有些人可不会这样想……唉!月儿,爸爸能帮你的就这些了,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了,你自己选择的路只能你自己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