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9第十九章 心意
    阳光明媚,世界清净,夏日的余辉洒落在斑驳的墙上,别有一番滋味。街角的一家全国连锁的西餐店里一个穿着白西装戴着金丝眼镜的正男子默默地品尝着一份西冷牛排,从他那优雅的姿势也许能看出他受过相当的高等教育。

     杜逸最近很开心,他从小就被家族送去国外读书,现在他学成归来,本来他以为没有家族的帮助很难找到一份令他满意的研究所,结果他刚下飞机就有一家生物科技的研究组织找上了自己,并且待遇还不错,其实待遇并不是他最关心的他最关心的是能不能让他更快的研究出属于自己的划时代的东西,想起那个研究组织的研究项目,他就一阵兴奋。“老师,我终于要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作品了,祝贺我吧!”想着,杜逸便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西餐店里的一幕看起来是那样的平常,不过有些事情不正是用平常伪装的吗!不过这里发生的平常的事情申公巫灵是不会知道的,此时的他,正和南宫月拌嘴呢!

     “哼!坏房东!”

     “呃,好像每次最惨的都是我吧!”申公巫灵十分郁闷,现在他终于知道“不要试图跟女人讲道理!”这句话的真谛了。

     每次“亲密”交谈结束申公巫灵和南宫月刚好回到家里,今天也不例外。只不过今天似乎会出点什么事。轰隆隆……这不刚把二八停好的申公巫灵就听到了一阵低沉的轰隆声,是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

     原来是美女警花,看清来人的申公巫灵也就不觉得意外了。

     “是英男啊,进去坐坐吧!”南宫月就像一个女主人似的邀请着武英男。

     “不了,我还在巡逻呢,我来只是想对申公说一下案子的事!”一身警装的武英男显然没有撒谎。

     “申公,案子有眉目了,具体等晚上老地方细说!就这些我得走了。”武英男也没发觉她说的话有多么暧昧,也许是当局者迷吧!

     “哦!老地方!细说!”南宫月悠悠的说道,显然她会错意了。

     “呃……你别瞎想,英男就这个性子你还不了解。”申公巫灵给了南宫月一个白眼。其实最近几天武英男一直以讨论案子为由来找申公巫灵,这一来二去反倒是让她和南宫月成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

     晚上,华灯初上,一间酒吧里一袭休闲服的申公巫灵和武英男相对而坐。

     “案子被国安的人接手了!”南宫月首先打破了沉默。

     “哦!国安!”说完,申公巫灵就沉默了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你放心,国安能接手的案子就必定不是什么普通的案子,我也不怎么难过!”看着沉默中的申公巫灵武英男补充了一句。

     “国安啊!你好像很了解,给我讲讲吧!”

     “好吧!国安,顾名思义其实这个部门是专门管一些普通人处理不了的事情,维护地方安全稳定的组织,对外只有这么一个编号,其实这个组织分为七个部门,各部门有专门负责的领域,而这其中又只有国安七局最为神秘,传说这个国安七局还有一个隐晦的名字——龙组!龙组的权利也是国安里面最大的,直接对一号首长负责,拥有先斩后奏的特权……”

     “英男,这些好像不是一个普通警察就能知道的吧!”申公巫灵弱弱的说道。

     “呃,其实这也是我偷听爷爷他们说的!”武英男表现出一份不情愿的样子,显然她不想让申公巫灵脑补到她偷听的样子。

     听了武英男的话申公巫灵顿时觉得一阵凉意袭来,其实他早就知道“龙组”这个特殊的组织的,只不过他常年在国外,再加上回国后又没有遇到过,所以下意识的申公巫灵就把这个组织抛在脑后了。现在想来幸亏他回国后没有胡来,要不然被这么一个拥有生杀大权的组织盯上,那可就不好玩了,想想申公巫灵就觉得可怕!这一刻申公巫灵做了一个决定,“在没有强大的实力之前绝对不能惹上龙组……看来以后得低调一点了,要尽量的少使用超自然的本事了!”

     “我……要走了……!”

     “哦!走……是去外地执行任务?”

     武英男的话把申公巫灵从无尽的遐想中拉回了现实。

     “不是,老头子要我去当兵了,明天就走!”武英男略带失落的说道,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失落,好像这几天她一直都是失落着的。

     “哦!当兵!这是好事啊,保家卫国!”申公巫灵有点受不了这低沉的氛围,略带开玩笑的说道。

     “好事!呵呵……”武英男强忍着流泪的冲动敷衍了过去。“算了,不说了,到酒吧怎能不喝酒呢,老板!来三箱燕京!”沉默了一会儿的武英男忽然又大大咧咧的要起了酒,似乎这才是真真的她。

     没办法,申公巫灵只能陪着武英男喝,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把一个女的留在酒吧这样的混乱之地。

     ……

     不一会儿,武英男已经有了几分醉意,说话都有点颠三倒四“申公,你知道吗,我不想去当兵,我想……”说着又灌了一口,武英男也没有了再说下去的样子。

     “英男,好了别喝了,看你都醉了!”说着申公巫灵作势就要去夺武英男的酒瓶。

     “你走开,别管我!”说着武英男推了一把申公巫灵,但是申公巫灵又是她能推得动的!果然,申公巫灵没有推动反而自己被反作用力差点推倒。看到将要倒地的武英男申公巫灵快步跨出一把抱住,“呼!好险!”申公巫灵暗道,叫来老板结了账申公巫灵抱着武英男离开了,不能再让她喝了。

     “英男,醒醒,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背着武英男走在大街上申公巫灵一脸的纠结,叫又叫不醒,总不能抱着警察去开房吧!

     “嗯!喝,一醉方休,哈哈……”

     “唉!明明不能喝为什么还要喝那么多呢!”申公巫灵嘀咕着。

     “申公巫灵,不要走,我不要你走!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我……”武英男突然大声喊着。

     “瞎说什么醉话呢!”申公巫灵掩饰道。

     武英男这突然的一句着实把申公巫灵吓了一跳,再看看,原来都已经趴在申公巫灵的背上睡着了,是梦话……不过申公巫灵心里还是不是滋味。

     顺着武英男的话头,申公巫灵终于问清楚了武英男的家。

     安顿好武英男后申公巫灵就离开了。其实,武英男最近不断的隐晦的透露出的意思申公巫灵是明白的,不过,申公巫灵一直觉得冥冥中有一种深深的使命感,况且父母还没有一点消息,再加上申公巫灵已经有了心动的人,所以他一直对武英男保持着距离。他不想伤害伊人,但是伊人却因他而伤!

     站在窗边,看着申公巫灵离开的背影,武英男默默地流下了眼泪,“到最后还是拒绝了吗!是因为她吗!”武英男看着手里南宫月的照片轻声呢喃道。其实武英男并没有醉得不省人事,她是有一点醉,但是还不至于那么严重,她只是……

     点起一支玉溪,独自走在繁华的大街上,劣质烟草呛得申公巫灵想流泪,不过莫名的申公巫灵却觉得这样似乎好受一些,“明明不可能,但是为什么还是会有一种失落感!”申公巫灵有点迷茫!

     走着,走着,申公巫灵竟然走偏了,走到了院子旁边的小山下,“算了,已经到这儿了,就去看看忆柳修炼的怎么样了!”于是申公巫灵运起遁术向山上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