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8第八章 含怒出手
    “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有的话就告诉申公哥哥,申公哥哥帮你去讲道理!”走在客厅看电视的申公巫灵对着正在“检查”家具的南宫月说道。

     “咯咯……我一护士谁会欺负我,领导都对我挺好的。”

     “还是小心点的好,现在很多人都是人面兽心龌龊着呢!对了,你记一下我的电话号码,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的话,我也好去找你。”

     南宫月笑着记下了申公巫灵的电话号码。其实她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毕竟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很少有人能真心的帮助自己。

     接下来的日子就平淡了许多,南宫月还是朝九晚五的照常上班,申公巫灵就整天泡在书房里仔细研究着师傅留下的书。话说师傅的藏书真是既多又杂,虽然小时候也看了一些,但那都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现在申公巫灵手上正捧着一本厚厚的名为《神魔录》的书仔细研读,这是师傅生前整理的一本介绍天下诸多非正常存在的书,上面记载的魑魅魍魉,妖魔鬼怪各种人能想得到想不到的东西多的不胜枚举,有得还不仅介绍了降服或杀死的方法甚至还记载了修炼或形成的方法与条件。如果不是申公巫灵真的遇见过与书中相似的情况,他甚至都有些怀疑这些是不是师傅凭空想象的,所以为了以后不吃亏,申公巫灵打算好好读一读这本书。

     平静的日子总是不能长久,这好像就是一个定式。

     南宫月在中心医院上班已经一个月了。不得不说这毕竟是大医院,待遇还不错,今天她就能领工资,虽然各项算下来只有5000元,但是南宫月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作为一个刚入职的员工来说,5000元已不是小数目了。有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南宫月最先想到的是申公巫灵,从她来到这个城市一直到现在都是申公巫灵一直在帮她,就连第一个月的房租都没有收,这对当时南宫月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所以她今天打算请申公巫灵出去吃个饭,表达一下自己的感谢之情,于是她就早早地坐着等下班。叮!时间终于到5:30了,南宫月欣喜的抓起包正准备离开时忽然看见和自己关系非常好的小丽正焦急地朝自己跑来。

     “小丽!发生了什么事吗?你跑的这么急。”

     “月儿,快帮帮我,快帮帮我呀!我爸被人打了,我现在必须回去,可是我还有一台手术……要不,月儿你帮我顶上吧!”

     “……嗯,好吧!是哪个病床的?”南宫月略一犹豫就答应了,吃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可是小丽是她在这家医院唯一一个关系比较好的伙伴,不能不帮。

     “真的吗?太感谢你了,月儿!”

     ……

     一台手术下来已经是晚上八点了,现在天早都黑了。南宫月乘着公交看着外面灯红酒路的街道,心里微微有点失落。“我回家这么晚房东怎么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南宫月在心里不断谴责着申公巫灵。其实南宫月她也没有注意到不知在何时她对申公巫灵的感情已经不是那么的单纯了!

     噔噔噔……南宫月踩着高跟鞋,独自一人走在昏暗的小巷子里心里不免有点害怕,于是就情不自禁的加快了脚步,现在她只想快点回去。走着走着南宫月忽然看见前面好像有一个人影,起初她还以为是申公巫灵,等走近了才看清是一个染着黄发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小混混。南宫月知道这些人最麻烦,所以就远远的闪开了,可是事情总是不随人愿,那小混混带着一身酒气就这么直挺挺地撞在了南宫月身上,吓得南宫月赶紧推开,那黄毛一时脚下不稳摔在了地上。

     “谁,是谁敢推老子,看老子不……”一句话还没说完,那黄毛就哑火了。“好美啊!老子一辈子还没见过这等美人呢,看来是老子这下有福了。哈哈哈……”黄毛在心里YY着不禁笑出了声,用带着侵略性的目光不断扫射南宫月,就连他摔倒这件事也忘了。

     “这位大哥,对……对不起,你没事吧!”南宫月试探性的问着,她现在只求能快点摆脱这个家伙!

     “呃!没事,嗯……怎么可能没事,可疼死我了,说吧这事怎么了!”黄毛瞬间心生一计,顿时脸上的笑容更加放肆了。

     “这……这……这样吧,我这还有两百块钱,大哥你全拿去买点药吧!”

     “两百块钱!你打算叫花子呢。这样吧小妞,你赔大爷一晚这事就一笔勾销了,要不然,哼哼……”说着黄毛就去啦申公巫灵。

     “不行,不可以……”南宫月边摇头,便向后退。可是,忽然那黄毛猛地一步跨到南宫月身边,一把抓住南宫月作势就要亲上来,另一只手也打算去脱南宫月的衣服,南宫月顿时大喊救命并且不断推搡着黄毛……巷子一边几个抽烟打屁的不良青年听到这声音,顿时打趣道:看来虎子那小子又遇到猎物了,真是走了狗屎运了,撒个尿也能顺带开荤,咋们要不要去呐喊助威去。这句话一落,顿时就有几个人不安分了,变得蠢蠢欲动起来……“等着!”一个长得十分壮硕的男子默默地吐出两个字。瞬间喧闹的众人变得哑雀无声,就连将要去的几个人也退了回来。

     巷子里南宫月的衣服已经被撕得遮不住她那洁白如玉的皮肤了,上身只剩下胸前的一片布护着,就算这样也有一大片洁白可见。此时此刻的南宫月已经到绝望的边缘了,如果还没人救她的话她就打算咬舌自尽了,她就算死也不会让这个恶心的家伙侮辱自己。就在黄毛打算再进一步的时候,这时变故突生……

     “住手!”申公巫灵如一阵风一样从一条小道窜出一脚踢飞了还在惊愕中的黄毛。本来今天申公巫灵看完书就去做晚饭了,可是等他做好晚饭的时候发现南宫月还没回来。申公巫灵就猜测她可能加班了,毕竟护士加班也是常事,他也没在意,就坐在客厅等了十几分钟。最后发现这样等着也不是事,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不如就去接一下她吧,这么晚了可别出什么事才好。于是申公巫灵就在离家不远的小巷子里看见了这一幕,怒火中烧的他扔下车子,如一头公牛一样咆哮着冲向巷子里的倒霉鬼。

     申公巫灵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南宫月的身上轻声地安慰着她。得救的南宫月顿时扑在申公巫灵身上大哭起来。看着怀中如受惊的小兔般的南宫月,申公巫灵顿时目光一寒,还好赶上了要不然后果不可想象……

     在巷子口的众人听到“住手”二字顿时就反应过来出事了,于是就马上冲进进巷子……正在安慰着南宫月的申公巫灵抬头看着刚跑进来的这几个人,嘴角微翘,看老子不玩死你们。

     冲进巷子的众人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虎子,再看看正抱着南宫月的申公巫灵,不用想,这一定是他干的,再试试虎子的鼻息,幸好只是晕过去了,要不然就麻烦。可怜这些平日里作恶多端的小混混正面临着莫大的危险还不自知。

     “那小子我问你,我这兄弟是不是你打晕的?”

     “大哥何必跟他废话,肯定是他干的,直接抓过来揍一顿不就得了。”说着就举着匕首朝申公巫灵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