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1第十一章 虾摊小节奏
    不一会儿香喷喷的一大碗面被服务员端到了申公巫灵的桌子上。申公巫灵和南宫月看着放在桌子上散发着香味的面震惊得久久不能回神。先不说好不好吃,就这个碗就够吸引目光的了。

     “这碗也太大了吧!就像个盆一样,一个人怎么能吃得完?”反应过来的南宫月疑惑的对着服务员说。

     “谁说是一个人吃了?我们这特色面有一个规矩,就是一对情侣只能点一份,也就是两个人吃一碗面!”

     服务员受先入为主思想地影响,以为这俩个人是情侣,于是就给他们上了“情侣套餐”。

     “谁说我们是情侣了!”申公巫灵有点生气的说道,这不是摆明了让他占月儿的便宜吗,虽然他平时有点不着调,但是这种占女生便宜的事他怎么能做!

     “难道你们不是情侣吗?”服务员小哥尴尬的问道。

     “是是是,怎么不是,我们是情侣!”南宫月看见服务员的脸色,赶紧说道,并且还亲昵的拉起申公巫灵的手。

     “呼……还好是!”服务员小哥擦了擦额头的虚汗,长出一口气离开了。

     “月儿,你怎么……这不是让我占你便宜吗?”

     “没事啦!房东你不知道,饭店里东西是不能端回去的,如果今天这个服务员把这碗面端回去,那他这月的提成和奖金可能就没有了。”

     “可是这样……”

     “没事的房东,我又不计较这些……难道房东你嫌弃月儿!”

     “怎么会呢,月儿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吧,那咱们……吃吧!”

     申公巫灵也不再坚持了,人家一女孩子都不计较,他要是还这样的话就有点矫情了!

     ……

     “嗝……”

     “第十三个,月儿你都打了十三个嗝了!”

     “人家太饱了嘛!”南宫月委屈地对申公巫灵说。

     “叫你别吃那么快,现在知道难受了。”

     “房东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我吃得快,我还有得吃吗。话说那家的面真是太香了!”

     “呃……那你也不至于抱着碗吃吧!”

     申公巫灵看着抱着肚子蹒跚在后面的南宫月苦笑着摇摇头道。

     “房东你看现在还早,咱们转转吧!自从来到这个城市我还没有好好看看呢。”

     “嗯!好吧,你也可以捎带消消食。”

     都说女孩子能逛街。对此,申公巫灵以前还是不大相信的,那细胳膊细腿的能逛多长时间!但是现在他是彻底相信了。

     自从从面馆出来到现在他们转过了好几条步行街和商业街,期间经过的有游戏厅、零食店、屈臣氏、商场……每到一个地方南宫月总要进去看看,有喜欢的二话不说就买下,也不知她哪来这么多的钱。这可就苦了申公巫灵了,跟着转了好几条接还不说,还要做南宫月的“货车”,此时他可是走得脚都酸了,但是南宫月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热情高涨。

     “唉!当初就不该答应月儿逛街,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申公巫灵有气无力地自言自语道。

     “房东快点快点,前面有家小龙虾店!”

     南宫月催促着申公巫灵。

     “小龙虾?!来了来了……”

     听到“小龙虾”的申公巫灵瞬间来了精神,毕竟现在也将近晚上十一点了,再者走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也有点饿了。

     “就知道,房东你也是个吃货!”

     南宫月嬉笑着说道!

     “呃……”

     申公巫灵狂汗。好么!这又多了一个吃货的名头。

     “这一次没人跟你抢,少吃点,别又撑着了!”

     看着旁边正在和一堆小龙虾做斗争的南宫月,申公巫灵不得不提醒她,这姑娘太像一个小孩子了。

     “知道了知道了房东,你也快点吃吧,不用管我。话说这小龙虾的味道还不错啊,我还是第一次吃这样的麻辣小龙虾呢,以前家里人都不让我吃……”

     “完鸟,这姑娘肯定又得撑着!”

     申公巫灵摇摇头也打算尝一尝这个小摊的小龙虾。可是老天今天好像就是不想让他好好就餐似的,他刚要下筷时……桌子翻了,要不是申公巫灵反应快及时拉着南宫月闪开的话,今天他们就要“中奖”了。

     “是那个混蛋?”

     申公巫灵抬头大吼道,只见迎面又冲来一个气场十足的……警察,确切的说是美女警察。顿时申公巫灵就偃旗息鼓了,跟警察耍横这不是屎壳郎出洞——找死(屎)吗!

     “看什么看,闪开!今天要是放过了这个小偷,我就把你抓进局子里去。”

     武英男十分不爽的对着申公巫灵喊道。

     “呃……这小妞是个麻烦,还是别惹的好!”

     申公巫灵果断的怂了,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他怎么能随便的怂呢!所以他想发泄,于是有人就要倒霉了……

     “那小偷,小爷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你就自求多福吧!”

     申公巫灵大喊一声冲出,三下五除二就制服了那撞翻桌子正仓皇逃窜小偷,但是他还不解气。于是啪啪啪的,巴掌就向着小偷的脸上招呼,等到武英男赶到的时候,小偷的脸已经肿得好像两个大包子一样,连一句求饶的话也说不完整了。

     “呜呜呜,呜呜……”

     小偷流着泪想说“我自首,快带我走吧!”可是发出来的声音确实一句句呜呜声。此时小偷的心态是日了狗的。“宝宝怎么就这么倒霉遇到了这么一个变态!”

     武英男带着吃惊的表情扣住了小偷,略带怜悯的对着小偷说到“真可怕!”也不知道是申公巫灵可怕还是小偷的脸可怕。

     “你好!我叫武英男,谢了哈!”说着便伸出右手。

     “申公巫灵!哈哈……警官客气!为人民服务嘛!”

     申公巫灵轻轻握了一下武英男的手正义凛然地回应了一句。

     “哈哈哈……你真逗。”武英男毫不客气的吐槽着申公巫灵。

     “呃!这是夸我还是骂我……”申公巫灵十分郁闷。

     “有闲时间了去做一下笔录。”

     申公巫灵本想说现在就可以,结果武英男不等他说话就押着可怜兮兮的小偷离开了,独留申公巫灵张着口呆在原地。这TM就尴尬了……

     “484很性感,484想跟着去?”

     南宫月坏坏的问道还在看着武英男的申公巫灵。

     “嗯……呃!瞎说什么我这不在想事情呢么!”

     下意识答应的申公巫灵赶快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要不让这位姑奶奶铁定要生气了。其实申公巫灵有一段时间是真的在想事情,因为他在武英男的身上感觉到了后天巅峰的气息,这还是他回来后第一次遇到有修炼气息的人……只不过这些想法南宫月却是不知道。

     “哼……”南宫月显然有些生气。

     “呃……这又是怎么了?唉,女人心海底针啊!”申公巫灵不明所以地抠着后脑勺。

     翌日,申公巫灵刚到医院的停尸间,就看见一具年轻的女尸躺在一张钢床上。“应该是昨晚运进来的,可是为什么不放进冰柜里呢?”带着满脑袋疑惑的申公巫灵看了一下记录,原来这女孩不应该是女尸的运气稍微有点衰在,她被运进来前十分钟最后一个冰柜被占用了。

     闲来无事申公巫灵就查了查这女孩的死因,毕竟还这么年轻,他还是很好奇的……“找到了,李薇薇,20岁,死亡原因竟然是……割腕,并且死前还有过性行为。唉!看来又是一个苦命的孩子!”本来申公巫灵还以为是病死的呢,没想到是自杀,现在申公巫灵不禁要为她感到悲哀了。